/ 随想

塵世與橙色的雨

已經是3月時節,杭州時長會下起雨,春季的溫暖霎時不再,轉而是殘酷的冰冷襲面而來,索幸今日陽光溫暖,窗外不遠處的小山仍舊郁郁蔥蔥一片,跟我在故地見到的山不同—— 這裡大都茂密而矮小。

來到杭州快要一個月,如今漸漸安定下來,少了幾分剛來時的匆匆和無助,一切又重歸平靜,在我的住所,這一月以來一直只有我一個人,沒有其他人,興許是覺得房租太高地方偏遠。每天需要步行到公交站,然後到公司,或者折返,以至於重複的太多讓人記不得究竟過了多少天一模一樣的日子,依稀想起剛來第二個星期去西湖轉了一圈,人很多,我穿的太厚了,夕陽下的西湖很美,我沿著西湖走了一段路,便回去了。

一切都是那麼的神奇,她竟然也要來杭州了。

幾日后,我看到她在朋友圈po圖,恰好是我前幾日所在的西湖邊上,而幾天后她也出現在那裡,我沒有去按讚,我甚至不知道說什麼,只要悻悻地關掉手機,之後幾日她便去了嘉興,在波波蕩漾的江南下的烏篷船和不知什麼時期的閣樓上留下了她的影子,便是這樣,我仍舊沒說任何話,只好默默走掉。

即便這樣,我開始對嘉興多了一些了解,知道是一個水秀山明之地,而且烏鎮就在此地。我卻不是很想去,一個人哪裡都不想去。

夜幕漸漸降臨,這裡的夜色很美,每當我晚上下班出來時便會看到車水馬龍的杭州,我比較驚訝于這裡的綠化很不錯,以至於我住所附近一條街每逢上下班高峰都會堵車,據計程車司機講,这路段设计很不合理,太窄了!我转头看窗外,绿化带将路隔开,路面十分窄小,我笑笑。

這邊的雨下的很突然,但興許是春天的緣故,下得都不怎麼大,這時候我很慶幸我帶了雨傘,撐開傘便看到許多沒有帶傘的人,狼狽的疾步而行。“他們應該隨時準備把傘的”,我想。

此地附近給我感覺就像是重慶那樣的山城,路面起伏較大,不遠處便是不高卻樹木茂密的小山,而且連成一圈,我想到了秋天應該會很漂亮吧,畢竟我對秋天沒有什麼概念,因為之前一直生活在北方,北方只有夏天和冬天,春秋卻是不明顯的,而我喜歡秋天。

想起在一個秋雨伴著楓葉簌簌落地的時節,夜幕降臨后的夜空,便多了幾分安逸,我想打開窗戶,從窗戶跳出去,一路逃啊逃,一直逃到楓葉滿地的小山里,那時候所有的雨聲和所有樹葉的簌簌聲,便都屬於我了,我這樣想著。

—— 107.3.23
於 杭州